阅读历史
换源:

网络

作品:危险人格|作者:木瓜黄|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5-04 20:17:44|下载:危险人格TXT下载
  更新组团旅游去了哦,休息一下再回来吧。当然,你可以选择全文订 许是因为身形清瘦的缘故,他身上仍不经意间流露出一股少年气,长得确实漂亮,眉眼精致,眼神沉郁,浓墨般的黑色和唇色相撞,黑色手套裹着细长的手指坐在对面。

  “是不是大概这么高,”解临抬手在自己额角处比了比,说话时语调不像在盘查嫌疑人,倒像是在寻找失踪多年的恋人,“长得确实挺漂亮。皮肤很白,戴黑色手套,不太爱说话,也不太喜欢别人碰他。”

  小男孩点头。

  解临:“头发有些长,大概到这,遮着眼睛,浑身上下哪儿都白,唯独嘴唇跟擦了口红似的。”

  解临说得太详细,小男孩透过这番描述,仿佛再度看到了那位来买过刀的漂亮哥哥。

  小男孩点头点得活像表情包,头如捣蒜:“那个哥哥有点凶,我想帮他把东西装好,他都不让我动。”

  解临颇为赞同:“他是脾气不太好。”

  小男孩:“你在找他?你们认识吗?”

  解临把结过账的零食留在桌面上,只拿了那把锯齿刀,丝毫没有一点少儿不宜的觉悟,沉吟着说:“算认识,我摸过他的手。”

  小男孩:“?”

  “零食送给你,继续写作业吧小朋友,”解临没再多说,走之前抬手在小男孩头上碰了一下,“好好学习。”

  解临推门出去,外头天色已经彻底黑了,空气略显沉闷,似乎是又要下雨。

  与此同时,季鸣锐还拿着池青用来切面包的锯齿刀翻来覆去端详,他回忆着今天现场发现的尸体,试图用池青的面包模拟尸体,来一个情景再现:“凶手用的就是这种锯齿刀,他应该是从这里,这样,一刀下去,割开猫的喉管——”

  池青:“……”

  季鸣锐抬头,反问池青:“是吧,应该是这样没错,你怎么想?”

  池青在等微波炉里的热牛奶,等微波炉倒计时:“我想我或许应该换一个头脑智力发育更健全的朋友。”

  季鸣锐沉浸在案子里,隔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池青已经捧着牛奶回客厅继续看莫名其妙的情感类电视剧去了。

  接下来几天季鸣锐一头跌进没完没了的工作里,忙得连手机都没工夫看,王阿婆每天坚持坐在派出所办公室里喊“囡囡”:“凶手一天没抓到,我就一天待在这里不走,我可怜的囡囡啊——”

  除了继续找凶手,每天还有其他各种需要处理的报警电话。

  “喂?110吗,我想跟我女朋友分手,但是她拿自杀威胁我,我该怎么办?”

  “……”季鸣锐一个头两个大,“那女孩没事,就是想威胁男方而已。我回来的时候顺便又去了趟海茂,监控都看完了,什么也没拍到,便利店我也去问过了,小区里住户那么多,证据和信息都不足,根本没办法锁定目标。而且又下过雨……”

  下过雨是一个极其不利的因素。

  季鸣锐以前想当刑警,想的都是刑警威风八面叱咤风云的样子,他头一次稍许窥见到这个行业的残酷,命案明明就发生在自己眼前,但是他束手无策。

  几具无人认领的流浪猫尸被他和苏晓兰合力埋在小区树林里,他们挑了一块只要有太阳、阳光就能照到的草坪。

  没有线索,无法锁定嫌疑人,什么都没有,但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离开了这个世界……猫尸只是一个缩影,更多唏嘘残酷的案件可能至今都像被葬在树林深处静静腐烂的猫尸一样,根本等不到天亮,也等不到真相。

  苏晓兰这几天也明显沉默许多。

  他们新人小组三个人负责这起杀猫案,只有姜宇边吃着泡面,边不断翻看现场照片,手指在桌面上缓缓划动,不知道在划着什么。

  季鸣锐经过他身后时,用文件袋拍了他一下:“你划拉什么,看你划拉半天了。”

  姜宇把剩下的面条吸溜进嘴里:“我在看刀痕。”

  季鸣锐不能理解:“都看几天了还没看够?看出什么来了?”

  姜宇诚实地摇摇头:“没有。”

  他摇完头又说:“我就是觉得很奇怪,那天我偶像把每一具猫尸都仔仔细细看过去了,他的手指就是这样跟着刀痕划拉的……”他说着,给季鸣锐示范,“就像这样。”

  姜宇用手指指尖缓缓跟着刀痕的走势描绘,就像那天解临做的那样。

  季鸣锐他们可能没注意这种小细节,但是姜宇怀揣着对偶像的过分关注,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些细枝末节的举动。

  姜宇挠了挠后脑勺:“他好像很在意这些刀痕……他在看什么?”

  季鸣锐跟着琢磨了一下,最后很坦诚地说:“我不知道天才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毕竟我十五岁还在为追不到隔壁班女生而痛哭流涕。”

  姜宇:“……”

  季鸣锐回到办公位上,等泡面泡开的过程中,总算有几分钟闲暇时间去看手机。

  他给自己的好兄弟发过去一句消息,想求安慰:我最近好忙。

  他的好兄弟很快用实际行动让他清醒。

  -忙就别给我发消息了。

  -……你听听自己说的这话,还是人吗。

  季鸣锐连发两条:你今天干什么呢?

  那边隔一会儿才惜字如金地赏给他两个字。

  -复诊。

  季鸣锐对着这两个字,掀开热气腾腾的泡面盖,心说他兄弟为了治洁癖还真是挺努力的。

  这天心理诊所照常营业,这是池青第二次踏进这个地方。

  “欢迎光临——池先生您好。”前台已经记住了池青的名字,她停下手里的活,面露微笑道,“请您先去待客区稍等,我去通知吴医生。”

  池青隔着手套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关节,皱起眉往那片全是猫的待客区看了一眼。

  他不太想和这群毛茸茸的东西待在一起。

  待客区还是老样子。

  几把空位,几只趴着睡觉的猫,有只猫似乎还认出了他,冲他“喵呜”了一声。

  池青视线往边上移了几度,这才发现比起这群毛茸茸的东西,待客区还坐着一个更讨厌的。

  解临坐在右侧沙发上,手里翻着本杂志,他似乎已经在这坐了很久,抬眼朝池青看过来的时候,给人一种“我等你很久”了的错觉。

  他合上杂志,眉眼一弯:“又见面了,池先生。”

  池青:“……”

  为什么这个神经病也在。

  他今天出门是又没看黄历吗。

  池青略过他,找了一个最远的空位,两人一左一右,隔了大半个待客区。

  解临这种哪怕你暗示再深都能第一时间听出来的人,这会儿却像看不懂他的意图似的,他俯身将杂志放回茶几上,相当自然地换了位置,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没想到你也约了今天,看来我们还挺有缘分的。”

  池青说:“我们对缘分的理解可能有误差。”

  解临很少踢到铁板,他习惯性给池青倒了杯水:“你对我好像很有意见。”

  池青没有否认:“你可以再自信一点。”

  “嗯?”他发这个字字音的时候拖着有点暧昧的尾音。

  “把好像去了。”

  “……”

  解临也不生气,依旧笑着把抵在桌面上的那杯水缓缓推过去。

  他五官风流归风流,但是轮廓线条却很凌厉,眼尾细长,如果不是眼里的神情冲淡了那点距离感,这才让人忽略了他看起来其实并不是好接近的类型。

  池青坐的座位附近趴着一只睡着的猫,那只猫睡得迷迷糊糊地,想起来挪个位置继续睡,然而它的爪子还没挨到池青身侧的沙发扶手,就被池青隔空警告:“别过来。”

  猫:“喵?”

  池青:“别在这睡。”

  猫:“喵呜?”

  池青:“你就算过来我也会把你扔回去。”

  猫:“……”

  一人一猫跨越物种奇迹般地交流了几句。

  那只猫终于放弃挪窝的想法,摇着尾巴跑了。

  解临倚在边上看热闹似的看他俩:“你不喜欢猫?”

  他想起上一次见面,池青身上没有猫毛,当时他随口说了一句“你应该不喜欢猫”,池青并没有反驳。

  这一次见面,无疑印证了这个猜测。

  池青不想再听见类似“猫猫那么可爱你为什么不喜欢猫猫”的言论:“我不喜欢猫,更不喜欢和不太熟的人废话。”

  池青说完,注意到解临捏着玻璃水杯的手,刚想说“不用给我倒水”,就见那杯水临时变化了一下轨迹,杯子里的水不偏不倚正好洒在他手套上:“……”

  “不好意思,”始作俑者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他,“我没拿稳,擦一擦?”

  池青忍了忍,没忍住,洁癖发作只能把手套摘下来,他没接解临递过来的纸巾,擦手的时候却发现边上这人似乎一直在盯着他的手看。

  上次解临只摘了他一只手套,现在总算看到另一只——男人纤细的指节上有一道很明显的刀痕。他这肤色白得就连一颗不起眼的痣都看得一清二楚,更别说一道一公分左右的伤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