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二十八章:暗劲杀人

作品: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作者:能东|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5-05 15:43:59|下载:谍战剧中的武道特工TXT下载
  刘明远的书房中。

  此时他正和一个男子相对而坐,见对方神情很是冷漠,当即便笑眯眯的将一个盒子推向前去,“宋兄弟,最近一段时间,我这身家性命,就全都交给你了!”

  “好说!”男子面无表情的接过盒子,当面微微打开一看,只见盒子里有银元、金条,也有现金支票,估摸着全部换成银元,正好是三万左。

  “嗯,”男子露出了一丝笑容,毫不客气的将盒子塞进怀中,“我那死去的师弟所说不假,刘处长出手果然很豪爽啊。”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傅远的师兄宋真。

  与傅远的矮胖身材不同,宋真的体型非常匀称,五官也长得很是端正,就是面容显得有些阴沉。

  他最多也就三十五六岁的模样,却是一身长衫,脚穿千层底布鞋,腰上系着一根红色腰带,袖口还带着护腕,一副练家子打扮。

  “其实……”或许因为刘明远给的钱够多,觉得自己应该表露点本事,宋真一脸莫测高深的道,“你完全不必表现得如此紧张。”

  “说实话,你的伪装在我面前如同透明。”

  “这么和你说吧,刚才我进入你这座楼房时,就注已意到,在东面、南面、西面,三面围墙上,都藏有一个狙击手。”

  “还有楼房外面,更是埋伏了至少三十个抢手。”

  “这种情况下,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潜入楼房中来,便是我那死去的师弟,也做不到。”

  言外之意,就是他可以做到,这不仅仅是向刘明远透露自己的本事,更是一种震慑!

  “哈哈哈!”刘明不惊反喜,露出开心的神情,“宋兄弟果然不愧是青罗手,如我所猜不错的话,宋兄弟还精通枪械吧?”

  “不错!”宋真没有隐瞒,点头道,“在下不仅仅是一个武者,更是精通各种长短枪械,算是一名真正的狙击手,只是这些年来,我更热衷于用武学杀人,所以,你安排的那些菜鸟瞒不过我的眼睛。”

  “当然,我说刘处长的手下是菜鸟,只是相对而言。”

  “明白了!”刘明远眼露精光的看向宋真,“宋兄弟是真有本事啊,你这份强烈的自信,很令刘某惊奇!”

  “不知宋兄弟对于杀死令师弟的神秘高手,可有什么看法?”

  嘴角微微一翘,宋真傲然抬起头来,与刘明远对视:“我没什么看法,不是在下吹嘘和自负,今晚若是对方真敢踏入刘处长这座楼房半步,我会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好!”刘明远猛然一拍桌子,兴奋的道,“我很欣赏宋兄弟的这份自信,也相信你的本事。”

  “这样,如果今晚真对方前来刺杀刘某,我希望送兄弟能将其活捉,事成之后,再加一万两银元,不知宋兄弟可有胆魄接下这个硬活?”

  “嗤!”宋真嗤笑一声,“硬活?在我这里,从来就没有什么硬活,我不管对方是何方神圣,只要他今晚敢来……呵呵!”

  “还是那句话,我会让他体会到前所未有的绝……”

  咔!

  宋真话声未落,突然一道轻微的响动打断了他的话。

  刘明远脸色一变,正要说话,却见宋真脚下一闪,眨眼便来到窗户前,迅速打开了窗户。

  然而,窗外连个鬼影都没有,可宋真的神情非但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是变得异常的严肃起来。

  嗖!

  宋真一语不发,又闪身来到房门前,迅疾无比的拉开了房门。

  可惜,房门外同样是静悄悄的一片,灯光下,走廊中一目了然,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老鼠都无法藏身。

  “怎……怎么回事?”刘明远来到宋真的身后颤声问道。

  他其实并没有被刚才的那道轻微声响吓到,反倒是被宋真的举动吓得不轻,面色变得异常苍白。

  “刘处长!”宋真头也不回,依旧扫视着房门外的过道,目光尤其注意着楼梯口的方向,声音凝重,“我肯定,对方已经来了。”

  “看来,今晚我们遇到的人,确实是一个高手,便是在下,也是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强人了。”

  “那……那怎么办?”刘明远一听宋真都承认来人是个高手,整个人更是慌乱,随即又大骂道,“妈的!外面的那群废物,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对方是钻洞爬进来的?”

  大骂间,想到外面有那么多人埋伏和监视,竟然都没有发现来人的踪迹,脸色不由变得愈发苍白。

  其实他原本也学过格斗术的,只是这几他已经习惯了搞一些阴谋诡计,身体疏于锻炼,一身格斗术,现在怕是三成都使不出来了。

  “刘处长放心!”宋真还是没有回头,语气再次变得自信起来,“对方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很快我就会将他活捉,任凭你怎么处置都行。”

  “好!那就好!”刘明远感觉到宋真的自信再次回归,脸色总算好了一些,但还是不太放心。

  主要是不放心宋真是否会尽力,当即又道,“宋兄弟,只要你能活捉对方,我再追加五千银元。”

  “总共一万五千银元,事成之后,刘某保证双手奉上!”

  在他看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现在还是先保住一条小命再说,至于钱,这些年他捞了不少。

  时至今日,就是十几二十万银元拿出去,也伤不了他的根基。

  殊不知,此时宋真的嘴角正泛起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事实上,刚才的那声轻微的响动,根本就是宋真自导自演的一场小把戏,其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刘明远吐出更多的钱来。

  很显然,宋真成功了。

  在他想来,要对付刘明远的人再强大,肯定也不是他的对手,但就这么帮刘明远解除了危机,未免也太便宜了刘明远些。

  所以他便灵机一动,自导自演了一出小把戏,果然吓得刘明远再次吐出了五千银元。

  可是……

  “二位,你们再找我吗?”

  一道声音蓦然在宋真和刘明远的身后响起。

  嘭!

  刘明远当场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面色惨白得如同死人,浑身剧烈打颤,尿液不受控制的流淌而出。

  而后张嘴就要大喊,却见一道身影瞬息而至,抬腿一脚轻轻的踩在刘明远的胸口上。

  “阿巴,阿巴!”刘明远想要继续张口打喊,却只发出了细不可闻“阿巴”之声,霎时间更是惊恐。

  事实上,他的小舌已经开始粉碎,心脉更是被一道暗劲入侵,要不了多久,他就会默默的死去。

  “你是谁?”宋真面色真正变得凝重,死死的盯着来人。

  由不得他不凝重,要知道,来人竟然是从刚才他打开的窗口飞窜进来的,关键是,他居然毫无所觉,还让对方无声无息的摸到了自己身后。

  这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是已经死过了一次。

  来人是谁?

  自然就是于京。

  之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出现,是因为刚才在楼房外时,他和宫丽侦查了一下,发现刘明远在外墙上安排了不止一个狙击手。

  为了安全起见,他只能让宫丽在外面等候。

  至于外面埋伏的那些抢手,他和宫丽几乎是直接无视了。

  两人也没准备对付那些小喽啰,一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来过刘明远的住处,二是没那个必要。

  在于京的计划中,只等他暗杀了刘明远后,便悄无声息的退走就是,没必要节外生枝。

  之后他便利用刚学到的“蜻蜓三点水”潜入楼房中,并顺利来到刘明远书房外的窗户口处,却没想到刚好遇到宋真无中生有的打开了窗户。

  当时宋真的动作非常之快,要是换着是以前,于京可能还真要被宋真意外的看个正着。

  那一瞬间,便是于京能反应及时,飞速从窗户外墙上跃下去,又或者翻上房顶,都会弄出一些声响。

  如此一来,肯定是逃不过宋真的耳朵和眼睛。

  好在于京刚学会了“蜻蜓三点水”,当即脚尖一点墙壁,便鬼魅般跃到了窗户上方,再使用“壁虎游墙术”,静静的附在墙壁上。

  整个过程,可谓是真正的无声无息。

  宋真本就是自导自演,根本就没想过窗外会真的有人,所以只是假装看了一下左右两面,然后又飞快的闪身到屋内的房门处。

  等到宋真和刘明远都移步到房门处时,于京已窜进了房间,还静静的看了一会宋真的表演。

  其实,就在刚才,他完全可以在出其不意之下,先解决掉宋真,可这样一来,刘明远势必会发现异常,进而大喊或是开枪示警。

  要真是这样,于京便是还能继续杀了刘明远,并且可以避开外面的埋伏,然后悄然退走,但同时也会让人知道,刘明远是死于他杀。

  所以,于京必须先堵住刘明远的口,或者说,先杀了刘明远。

  而对于宋真,他相信对方不会第一时间开口想外面的人示警,因为他在宋真的眼中看到了自负。

  一个自负的人,在没有真正感受了绝望时,是绝对不会求救的。

  对此,于京深信不疑。

  果然,他赌对了。

  宋真虽然面色凝重,但还是没有向外面示警求救。

  “呵呵!”此时于京看向宋真,只是古怪一笑,“刚才你那番行为,是自导自演,想要吓唬刘明远这混账东西的吧?”

  “你是谁?”宋真继续死死的盯着于京问道,那双略显粗糙的手掌,却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与傅远所使的“红砂掌”一样,只要运劲,其手指就会变得异常修长,手掌的肤色也会转变的极其白皙。

  显然,宋真这是暗中运劲,准备突袭于京。

  “咦!”于京注意到宋真的双手变化,顿知此人可能与矮胖男子傅远是师兄弟关系。

  嗖!

  宋真见于京久久不回答他的问话,觉得于京这是小觑他,不将他放在眼里,当即眼中杀机一闪,飞身向于京的脑门一掌轰打而至。

  霎时间,破空声穿入于京的耳中,这让他知道,宋真的武功至少要强那矮胖男子傅远一倍。

  而且,宋真的这一掌,竟是暗劲与明劲齐发,估计就是两三百斤的磨盘,在这一掌之下,也要被轰碎成数块不可。

  然而,面对这一掌,于京却是嘴角一翘,紧接着就见他脚下微微滑动,同时抬手翻腕,整只手掌便软绵绵贴着宋真的手臂交错过去。

  下一刻。

  噗!

  宋真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胸口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于京一掌。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

  微微一愣后,不禁阴冷一笑,鄙夷的向于京看来,“我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原来只是个蜡枪头!”

  “既是如此,那就给我死吧!”

  “吧”字出口,宋真深吸一口气,再次一掌轰向于京。

  但……

  嘭!

  一掌还未打出一半,宋真就莫名的栽倒在地上,其脸色迅速变得一片青紫,眼冒血丝,嘴唇发绀。

  “你……你……”宋真惊恐万状,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竟然在碎裂,抬手指着于京想要说些什么。

  可惜,脑袋一歪,就已当场气绝。

  见此情景,于京无奈一叹,为了消除自己来过这里的痕迹,所以他还得将宋真的尸体带走。

  回头看了躺在地上的刘明远一眼,正要靠近一些,准备说几句话,却又突然停下了步子,只因为他嗅到了一股骚臭味。

  当下只得皱眉道:“刘明远,宫丽让我转告你一句,下辈子别再惹她!”

  “否则,你还会如同这一世一样,最终会死得无声无息。”

  说着,于京懒得再看刘明远那惊恐到极点的神色一眼,赶紧在房间里找到保险柜,拿到宫丽的档案后,又顺手将三十多根金条装进口袋。

  而后提着宋真的尸体,从窗口跳出,转眼消失在夜色之中。

  直到第二日,当有人发现刘明远倒在地上,口不能言,手不能动时,便赶紧将人送到了医院。

  很遗憾,刘明远还没被送到手术室,人就已经气绝。

  最终验尸报告显示,刘明远是死于急性心脏病。

  而这个时候,于京已带着陈佳影几女上了通往上海的专列。

  只是就连于京都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身后,一直远远的跟着一个长相普通的妇人。